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下布武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龙骧楼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5:30:03

天下布武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龙骧楼上

龙骧楼,高有五层,在岩仓城下的街市中,高耸入云,与山岭上的岩仓城对峙而立。

楼dǐng以纯金打造出一条金龙,昂首向天。

酒楼不是宝塔,太高了并不是好事。在岩仓这样的小地方,五层的酒楼已经算是规模很大了。

据説,当年在洛邑京曾经有高达九层的酒楼,通体以玳瑁、砗磲等珍宝装饰,美轮美奂。但四十年前杨麒放出那一场震惊天下的烈火,大陆第一名城便从此烟消云散,究竟曾经有过多少繁华,却也难以考究。

吴锋哼着粗犷的歌谣,穿着一身粗布衣衫,走到龙骧楼装饰精美的门口。

门卫见他衣冠不整,便要将他喝退,但仔细看时,这小子哪里只是衣冠不整?

吴锋在这寒冬腊月里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还将右边的衣襟连着袖子一起垮了下来,斜露出半边赤裸的胸脯,长剑不是背在背后而是挂在腰上,前后摆动,一不小心剑鞘説不定就会撞到别人,背后却是背了一根长棍子一样的东西,却是一条火铳。

他的肩头,还披了一张黄灿灿的豹子皮,一副刚打猎回来的♀dǐng♀diǎn♀小♀説,模样。

穿成这副模样的吴锋,俊美无俦的面庞更流露出一种异常的野性,目光锐利得仿佛能撕裂呼啸的北风。不修边幅的他,一diǎn都不显得幼稚,反而比起平时更加成熟,多了几分粗犷的男人味道。

这是哪来的野小子?门卫暗想:可这小子看起来气度不凡,説不定不是一般人物……

龙骧楼这样的大酒楼,看门人都是人精,面对特殊的情况,总要思量一番才可能做出赶人的举动。

吴锋却是从腰间的褡裢里随手取出一块白色的东西,扔到门卫手里。

门人捏了捏,是一小锭银子,不算大。不过这样的大酒楼,小费给的多的也有的是,这diǎn银子并不多……

只是,这东西怎么比一般的银子重很多?

这守门人连忙将银子放到眼前瞧了瞧,只见这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白色金属条,并不是常见的元宝形状银锭。

上面有一方小小的印记,写着白金二字,下面还有小字:枪城鉴定。

白金,又叫铂金,是比黄金还稀有百十倍的贵金属,多产于西方,在东方则产量更低,物以稀为贵,所以它的价值远非白银可比!

枪城,又唤作自由之城,是西域丝绸之路上的一座大城,商业极为发达,更有自己的武装和庞大势力,在整个大陆都有着不菲的影响力。就连掌控茫茫西域的巨大门派——屠龙会,也无力控制枪城,只能允许其自治。

各个国家、王朝乃至各地的门派,都可以铸造不同的金币银币和铜钱,但白金锭只有一处能够鉴定和发行,那就是枪城。这一diǎn,得到了整个大陆的公认。如有人伪造的话,枪城得知消息后派出杀手团,千里万里,也要将其捕回城内,加以处决。

因为白金之稀少,一般不作为货币流通,只用来铸造首饰,或者作为制造法宝的材料,白金锭因为发行量有限,更多的时候是成为收藏品,成为身份的象征。

见吴锋直接打赏了一锭白金,这看门人立刻变了眼色,恭敬道:“五楼贵宾席,小官人您请!”

本来如此衣衫不整,哪怕不缺钱也不该放进来,但打赏白金和打赏银子,实在不能一概而论。

吴锋哈哈长笑,也不答话,径直走上dǐng楼而去。

dǐng楼有许多包厢,吴锋却不要包厢,就在外头要了一张桌子,也不看菜谱上的各样名贵大菜,diǎn了一盘熟牛肉,一瓶粗酒,直接用手抓着牛肉大嚼起来。

dǐng楼的桌椅,都是用精美的楠木制成,桌上用古董花瓶插着温室养出来的鲜花装饰,墙壁门窗用金丝diǎn缀,dǐng上diǎn着水晶鱼油灯,光芒璀璨。在这dǐng楼吃东西,座位钱都不少,吴锋现在diǎn的东西,不管比起座位钱还是打赏给门人的小费,都不过九牛一毛,所以小二见到他要了这么差的东西,都不由奇怪。

小二送菜上来时,吴锋先抓了一块牛肉扔进嘴里,弄得满手的油腻,又把一枚白金锭递给那小二,做了赏钱。那小二也是喜不自胜,连连道谢着下去了。

吴锋心中暗想,之前在街角处瞧见聚了一群百姓,口里喊着殿主围着个男人説事情,算起时间来,邓爱侯也快上来了。

吃相可以粗鲁,但是还得吃慢diǎn,不然等邓爱侯上来的时候,酒肉都吃完了,还得重新diǎn呢。

不一会,楼梯处发出稳重的声响。

一个身着白色长衣的中年男人,稳步踏了上来,长着一张细长的脸庞,柳眉澄目,短短髭须,看起来甚是俊秀,虽然年过四十,但瞧起来不过三十岁而已。

他已经在下面听説有个奇怪的小子在楼dǐng吃喝。

邓爱侯当然知道,这天下有不少哗众取宠,沽名钓誉之人。但是这样一个小子,仍然惹起了他的好奇心,觉得不管是不是,至少得看一看。

露出清美的微笑,邓爱侯也不要包厢,直接坐到吴锋旁边的桌子上,开口道:“小兄弟,做甚么的?”

“打猎的

天下布武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龙骧楼上

。”吴锋乜了他一眼,随口答道。

“哦?”邓爱侯听着这回答,觉得很是普通,但看这小子的非凡举止,想到后面肯定还有话,又问道:“今天猎了什么?不会就是你肩头这张豹子皮?”

“豹子麂子都是小道,真正的猎人,要猎的是鹿。”吴锋跷起木马腿,用手掌抹了抹嘴边的油腻:“天下之鹿。在下有猎枪,只是不知道猎物在哪出手。”

听得吴锋这话,邓爱侯暗暗震惊。

他作为名门之后,当然也知道名士风度有哪些表现方式。

轻袍缓带,固然可称名士,但也有不少人故意弄得邋遢,抓着虱子谈玄论道以自诩放达者,也不是少数。

名士二字,就在标新立异,坦然应世。

这小子玩的当然是愿者上钩那一套,但若有真才实学的话,他可不能错过这样一个人才啊!

古人十二岁可以当宰相,人才可能只看年龄。

邓爱侯一直觉得岩仓之所以难以扩大势力,就是缺乏才能之士。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白山治疗盆腔炎费用
酒泉牛皮癣治疗方法
宿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北京国仁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