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符文猎手 第四十六章 符文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9:23

符文猎手 第四十六章 符文

伊斯塔伦战士用最粗暴的方式向这片土地宣示出自己的强硬,但取得的效果并不明显。毫无理智可言的鬣狗依然徘徊在队伍附近挥之不去,而更狡猾的野兽则蜷缩起爪牙默默地等待时机。

埃尔选择的方式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他杀的还不够多。生活在褐土丘陵上的强盗和这这里的风沙一样顽固,在巨大利益诱惑面前,他们即使明知道危险,也会奋不顾身地以身试法。

在强盗的思维逻辑中,即便伊斯塔伦的战士加上雇佣兵和护卫有一千五百人之多,但相对于流亡者庞大臃肿的队伍来说未免就有些力不从心。虽然他们打不过正规军,但只要找到空隙冲进队伍里,哪怕只掠走一个女人,都算是大赚特赚。

在生存环境恶劣的褐土丘陵地带,女性奴隶价值不菲,而流亡者队伍中恰恰又以妇女居多,这在强盗眼中无异于移动的金山。在这种可观的利益面前,就算自己的队伍出现人手的损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对于强盗们这种侥幸的想法

符文猎手  第四十六章 符文

,埃尔所能做的就只有屠杀,毫不留情的屠杀,只有将这些强盗彻底杀到胆寒,让他们意识到付出与回报完全不成正比,他们才会收起獠牙。

又是一天的旅行结束,千篇一律的丘陵地形让难民们很难判断自己走出多远的路程,因此也显得格外疲惫。埃尔带着骑兵从前方山口折返回来,身上一如既往地沾满了敌人的鲜血。在这些日子的作战中,帕兰蒂又重新穿上了军装,还在脸上蒙了一层面罩,显然也是对身上的血迹味道深恶痛绝。

一直以军人身份自律的少女,就算自己再难以忍受也不会去浪费珍贵的水源。不过人类的智慧往往就是在绝望之中才能诞生灵感,少女很快就找到替代物――用喂马的干草擦拭铠甲上的血污,效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好歹算是个办法。

传说中的鬼狼盗贼团一直没有露面,反倒是那些零零散散的小势力像苍蝇一样围拢过来不肯罢休,强盗们的心理状态都是一样,等待着其他人吸引军队的注意力,然后自己抄后路捡便宜。

不过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面对一名白银位阶的神射手。无论他们设计出什么样的埋伏计划,都逃不过埃尔的真视之眼。而当他们计划败露想要逃跑的时候,又跑不过弓箭的打击。埃尔将一部分骑士换成了阿默德手下的山民猎手,他们对于山地环境了如指掌,对付这些不入流的毛贼几乎箭无虚发。

到目前为止,伊斯塔伦战士对于强盗的震慑效果正在持续发酵,埃尔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引出那些真正有威胁性的对手,只要再把他们击溃的话,后面的旅程就会轻松许多。

现在流亡者队伍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反而来自于内部。从两天前开始,队伍里就开始出现非正常减员。褐土丘陵弥漫的风沙,对孩子们脆弱的呼吸系统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虽然大人们竭尽所能地保证了他们的安全,但孩子们本身的身体素质却不容乐观。

到昨天为止,已经有上百个孩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咳嗽症状,其中有三个年纪幼小的孩子高烧不退,即便有随军祭祀的诊治,最终也还是没挺过来。

不过相对而言的,也有一些孩子很快适应了现在的环境,同时表现出顽强的韧性。当埃尔回到营地时,就看到狗头人阿帕奇带着一群熊孩子遍地挖坑寻找土蚯蚓。

褐土丘陵的地面坚硬如石,几乎寸草不生,但也正因为这样,生活在这里的土蚯蚓个头肥大,能成长到小孩子的手臂粗细。据某位专业美食家介绍,这种土蚯蚓的挖掘肌肉非常有较劲,味道非同一般。

在狗头人的指挥下,孩子们把挖掘蚯蚓的工作当成了一种游戏,挖得不亦乐乎。他们脸上充满活力的笑容让各自的母亲稍稍放下心来,同时也让归来的战士们脸色发青。

在埃尔的默许之下,威斯利和阿帕奇宣布可以用这种土蚯蚓换取军粮,这让永远都吃不饱的小孩子们充满了激情。不过与之相对的,战士们就要默默地把眼泪咽进肚子里去。

“喔,不……”帕兰蒂僵硬地扭过头,下意识地将视线从满筐的蚯蚓里移开,紧握着剑柄的手指微微颤抖,满脸都写着恨不得战死沙场的决然表情。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只是咬紧牙关,没有说出半个不字。

食物要留给孩子,尤其是这些天赋过人的孩子,他们更需要补充营养。没有任何一名战士对此表示异议。不过挖出来的土蚯蚓也不能浪费,在穿过褐土丘陵之前,节约食物和水源都是必要的工作。

埃尔蹲在马车边,端着一碗大杂烩小口吸溜着,眯起眼睛看着孩子们小心翼翼地捧着战士的口粮跑回到自己母亲身边。过了没多久,有一些女人拎着煮粥的瓦罐,带着自己的孩子走了过来,在战士们面红耳赤的推拒声中,把自己做好的饭菜强硬地留了下来。

经过这些天的磨合,战士们的善意终于得到了难民们的认可。在这之前无论是难民还是他们自己都把自己当做逃兵,双方的心理隔阂难以消融。不过在战士们持之不懈的努力下,最终还是让难民们心中的冰雪悄然融化。说起来,这其中的大半功劳还真要归功于灰地精的友情大杂烩,在某种意义上让战士们博得了女人们的同情。

“事先说好,我可不会吃那种东西。”罗拉娜的声音从车门里悠悠传来,听上去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而且马车上的食材也不许你再征用,这是我的财产。”

“好的好的,放心吧,大小姐。”埃尔耸了耸肩,放下碗回头望去。罗拉娜依旧披着斗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只露出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从她苏醒之后就一直是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伤的后遗症。埃尔问了几次,都没能从大小姐的嘴里撬出答案。

罗拉娜像小狗一样伸出鼻子嗅了嗅,紧绷着的脸色慢慢放松了下来。她凑到埃尔背后,笑嘻嘻地问道:“埃尔将军,你是不是又监守自盗了?”

“这可不好说啊,得看你指的监守对象是谁。”埃尔摸着下巴笑道。

“哼哼哼~”罗拉娜发出我已经知道真相的冷笑声,伸出手指在埃尔的皮甲上轻轻地刮了一下,递到埃尔眼前:“今天竟然没有血污的臭味?你一定是偷水了吧?”

“不,你猜错了。”埃尔正色说道:“其实我是用马尿擦的。”

“马尿的酸性对于皮革会造成很严重的腐蚀,我这里恰好有种药剂可以中和一下。”罗拉娜面不改色地从袖口掏出一瓶颜色诡异的药剂,微笑着说道。

“不必了,反正我这件护甲也是个半残品。”埃尔满头冷汗地严辞拒绝。除了喝酒的那次之外,基本上他每一次调戏大小姐都会被反调戏,这就是赤果果的智商压制,一点办法都没有。

“其实是这个啦。”埃尔眼见到罗拉娜有打开药剂瓶塞的意思,急忙伸出手,将手指上的黑色指环在她眼前晃了晃。五颗形态迥异却又似乎彼此联系的蓝色符文从他的手指尖划过,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光环。

“又觉醒了一个新的符文吗?不……这个我也没见过,是两颗?”罗拉娜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符文的形状,立刻发现了异常。

“符文之十,名为拉奥,意为情殇,符文十二,名为塞弗,意为牺牲。”埃尔看着自己手上新增加的两颗符文,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觉醒这两个符文之后,我的第二循环基本上就快凑齐了。”

“我只想知道你获得的新能力是不是可以免费洗衣服?”罗拉娜挑起眉毛轻笑道。

“怎么可能啦,只是把血污吸收掉了。”埃尔伸出两根手指,将新获得的两个符文放在指尖,分别介绍道:“情殇符文的能力是一击必中,哪怕是对手抵挡下我的攻击,也会受到原本应该命中的伤害,而牺牲符文的能力是嗜血狂暴,可以吸收敌我的血液增加我的力量。”

“一击必中和嗜血狂暴?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古怪?”罗拉娜皱起眉头沉吟了片刻,忍不住问道:“在你对于世界的认知里,这两个符文代表了什么含义?”

“伊斯塔伦陷落的那天,我回去救提卡……”埃尔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那一天我带着城里的残兵一路拼杀,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杀到了哪里。周围到处都是大火,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其实那时候我差一点就能找到提卡,但最后还是没能坚持下去。”

“抱歉……”罗拉娜轻轻靠在埃尔肩膀上,小声说道。

埃尔摇摇头,脸上的伤感一闪而逝。

“我体会到的情殇,就是彼此间的距离。我和提卡擦肩而过,却没能抓住她的手,从此便生死相隔。所以这颗符文的真正能力,就是跨越距离。”(去读读om)(江苏)

深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深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深圳牛皮癣
深圳牛皮癣医院
深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