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牧仙志 第八十一章 从前有个牧剑山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3:28

牧仙志 第八十一章 从前有个牧剑山

金光方过,道牧竟从待定栏消失,立即转为正式弟子。

霎时间,周围一片死寂,人们都石化在当场,脑子一片空白。所有人都认为道牧,无疑已经落榜。以致从一开始,无时不刻都在嘲笑讽刺道牧。

然,半天没过,道牧奇迹般从待定栏消失。下一刻,立马成为正式的织天府弟子。这突如其来的反转,近乎把所有人的脸打了个遍。

“不公平!”其他考生,顿时炸锅,人潮再度鼎沸。

外围的人,疯狂往告示牌穿,只为亲眼看见字眼,才能说服自己。

未曾有过金榜第二,被归入待定栏,未曾有过有人从待定栏,再归入正式弟子。年年招新,趣事多,就独今年趣事成怪,且特多。

“道牧,织府,牧剑山弟子。”

每一个亲眼面对告示牌的人,都忍不住念出口。每一字每一句,都如一把刀,一巴掌,扎人心,打人脸。

“诸位,可曾有闻过牧剑山?”此话一出,又引来更大一波声潮。

奕剑府邸,走出一出尘仙女,赫然是李慧雯。与此同时,织天府邸亦走出一仙女,竟是童婕。人未到,气先行,气场压制下,人潮退让,自行给二女让开一条道。

二女于告示牌前碰面,“师姐,你先请。”童婕抬手谦让,报以微笑,心中生疑,李慧雯并非好事者,怎也同自己这般,耐不住性子。

“师妹,连你都不知其果,着实让我惊讶。”李慧雯一言一笑,婉柔淑慧,她姐姐李雯诗则冷艳孤高。两姐妹同出一父一母,却生得两个极端性格。

童婕闻言,面露些许苦意,“一言难尽。”

“此道牧,可是那日飞茶于我的翩翩公子?”李慧雯对道牧印象极为深刻,那丰朗俊逸脸上,一双红玛瑙的漂亮眼睛。

李慧雯有些耳闻,自道牧出世,做下不少骇人之事,他人骂他红狗,红眼定是其一原因。

“嗯,正是他。”童婕实不相瞒,心觉李慧雯也不过明知故问罢。内心疑惑更甚,总觉李慧雯话语中带有些许关切。

“道牧能以你为友,只怕外界传言,当不得真。”李慧雯得童婕肯定,对道牧就愈加好奇。

总觉道牧与自己有某种因缘,那双红玛瑙的漂亮眼眸,清澈无暇的眼神,至今清晰铭刻于她脑海中。

“一言难尽。”童婕笑得比哭还难看,想到道牧,一个头三个大,就一个磨人的妖精。

李慧雯颔首含笑,美眸水波涟涟,定在黄榜前茅,玉笋指划榜,“牛郎,织府,脉承杉牧师。道牧,织府,牧剑山弟子。候大壮,织府,脉承樊牧师。”

李慧雯念到此处方罢,美眸中奇趣更浓,“牧剑山?”李慧雯回眸,正与童婕相视。“可是那个牧剑山?”

“织天府,没第二个牧剑山。”童婕笑容尴尬僵硬,又是开心,又是复杂。

懂的人皆知,牧剑山不知将多少天才拒之门外。她哥哥童伯羽都被无情拒绝,任何人劝说求情都无用。

“师妹

,恭喜恭喜。”李慧雯轻拍童婕僵硬肩膀,笑容显得现些许暧昧。

童婕闻言,环顾左右,此刻万众举目,却万籁俱寂,气氛寂静沉闷。童婕自知多事不可外传,遂纤手环抱李慧雯玉手,“师姐,你我进屋闲聊一番,如何?”

近日无事,李慧雯也就没拒绝,跟童婕走进织天府邸,路上却忍不住传声,“师妹,何事让你心跳,如此不稳?”李慧雯不认为自己稍微暧昧的话,会给童婕造成这般反应。

“师姐,小妹总觉道牧认识你姐姐李雯诗。”童婕迫不及待拉着李慧雯深入织天府邸。

“师妹,何出此言?”李慧雯本就觉道牧与自己有某种因缘,听童婕这般说词,更起了兴致。

“我爹爹如是说,道牧所使升龙剑绝,有凤翎剑的影子!”童婕一脚踹开贵宾间,二女进入后,玉手一挥,房门自行闭合。

童婕亦不放心,两手捏印,打入虚空,整个房间被一层薄膜覆盖。

“凤翎剑,概不外传。我两姐妹,亲密无间,都未曾得其一观。”李慧雯皱眉摇头,自个拉开座椅,缓缓坐下。李慧雯本能不相信,自家姐姐怎会把引以为傲的剑诀赠予他人。

童婕端来一金盆,盆中盛有半余镜水。晶莹透则,却浑然成一体。形似果冻,又比果冻更柔软灵动。

唯见童婕剑指点印眉心,拉出一条记忆长河,如银河那般璀璨。最神奇的事情发生,随着记忆长河出现,空气中弥漫一股如果糖花香那般的甜蜜气味。

李慧雯朝童婕暧昧一笑,童婕脸颊泛起红晕,将记忆长河拘入金盆。宛若瀑布狂泄,激得镜水涟漪荡漾不绝,那堪称传奇的奇迹事件,于金盆再现。

……

“什么?!”

“不可能!”

“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相似的话,于牧牛城不断上演。各门派弟子在他人艳羡目光中,拍案离去。

内城中,未卷包袱离开的考生,心中竟有侥幸之意。参与织天府考核的,没参与织天府考核的,亦朝织天府邸而去。

已经离开内城的考生,唯有艳羡他人,只得从他人口中描绘,脑海自信幻想。

道牧,这个充满话题性的人物。招致看过的人,原地逗留未走。没看过的人,不断涌入街道。无论考生,亦或其他门派弟子,无不好奇。

“道牧,织府,牧剑山弟子。”好似每个人都要亲临告示牌,亲口念出这么一句,方觉舒心。

“牧剑山,织天府有此脉承?”人人都有明确的牧师脉承,就独道牧一人,挂上牧剑山弟子名号。

“难道,牧剑山是个人?”这个观点一抛开,惹得无数人议论,连织天府弟子都加入其中。

奕剑府邸。

继璇玑方从奕剑门圣地走出,正欲寻李慧雯议事。耳朵微动,外面嘈杂清晰入耳。

“来人!”继璇玑步伐大开,人未出,灵识已探全街道,被人潮震得疑惑丛生。

未等继璇玑细探,一外门弟子急匆匆,迎面小跑而来,恭敬行一礼,“恭迎,继长老。”

“嗯。”继璇玑看都未看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外门弟子只觉身边生风,带着特殊浓香,旋即抬头,转身跟上继璇玑。

“外面何事,如此吵杂,人涌人潮?”继璇玑语气平平淡淡,不似询问,更似审问,久居上位者特有气息,于周遭蔓延开来。

“启禀长老,众人是为道牧而来……”外门弟子身体微微向前躬,只为更靠近继璇玑。

先从清晨,织天府告示牌突现黄红二榜说起。织天府取消天赋试,直接录取金榜千余人,道牧被归于待定栏。才过半天,道牧从待定栏直接转为正式弟子,因此招来很多非议。

外门弟子眼见继璇玑步伐减缓,却一直沉默不言,“继长老,您可知织天府有个牧剑山?”

继璇玑蓦地停住步伐,脑海浮现儿时一幕,不由喃喃自语,“从前有个牧剑山……”道出一句外门弟子挠头雾水的话。

外门弟子开口正欲问个详细,继璇玑回眸一望,顿时让他将疑惑愣生生吞咽下肚。“李慧雯呢?”

“李师姐被童婕邀入织天府邸,方才进去不久。”外门弟子弯腰作答,不敢与继璇玑对视,“长老,是否派人唤李师姐回来?”

“算了。”继璇玑眉目生疑,李慧雯与童婕没过多交集,且对织天府没半点好感,以李慧雯性子,本该婉拒才是。“你且退下。”

话落,继璇玑如烟消散,没了踪影。

“从前有个牧剑山……”外门弟子站直身,嘴巴大咧,嘻嘻笑出声,“看来牧剑山有点来头,却不知是人,亦还是座山。”外门弟子急匆匆而来,兴冲冲而去。仅这一句话,足可换来不少好处。

精英阁,甲子楼。

道牧三人酒后饭饱,心情也好些许。道牧起身,正欲打开房门,房门便自行打开。女侍者迎面而来,面有喜色,抬头就见道牧,有些语无伦次,“公子,你已成为织天府弟子!”

“嗯?!”道牧歪头不解,吃饭前才说自己落榜,内心也没什么在意。吃完饭又说自己已是织天府弟子,内心反倒掀起波澜。

“脉承何人?”

“植牧,还是兽牧?”

“以我在实牧试的惊艳表现,兽牧该是没任何问题吧?”

道牧迫切想知道自己脉承兽牧,亦还是植牧。并非他不喜植牧,看低植牧,欲习兽牧,牧星镇是主要诱因。

“公子,我也不知。”女侍者笑容凝固,身体僵硬,颇为尴尬,“听其他顾客说,黄榜上公子一栏写到‘道牧,织府,牧剑山弟子。’”

“牧剑山?!”

道牧,候大壮,牛郎三人异口同声,三人却神情各异,语气各异。

“你二人,知道牧剑山?”道牧转身,见候大壮熊眸瞪大,抬手虚指,颤悠悠。牛郎嘴巴大张,僵硬在原地,烟枪落地,也不自知。

呼,牛郎化作一阵风,将女侍者拉入房间,房门再度关上。

“从前有个牧剑山……”

保定治疗龟头炎方法
荆门治疗性病的医院
沈阳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保定治疗龟头炎费用
荆门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