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至尊主播 第二百九十八章 聚仙楼赴宴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3:28

至尊主播 第二百九十八章 聚仙楼赴宴

楚云飞虽是国—民—党的将领,在《亮剑》里却是主要人物之一,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对他都不陌生,见到他出现在镜头上,都在评头论足的聊着天。

这是一位与李云龙惺惺相惜,最终内—战时,差点与李云龙同归于尽的一位将领,也算是抗战名将。

李云龙与林逸坐了下来,楚云飞一抱拳,道:“云龙兄,别来无恙?”

李云龙哈哈一笑,抱拳还礼道:“楚老板,恭喜发财啊!”

两人的客气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却都哈哈大笑起来。

楚云飞笑着道:“以茶代酒,云龙兄先干了这杯……”

李云龙笑道:“承蒙楚老板厚爱,兄弟我却不敢从命,这刚沏上的茶,能把兄弟的喉咙烫熟了。”

“忻口一战,鄙人与云龙兄合作得不错,但不知何故,战后云龙兄便销声匿迹,鄙人孤陋寡闻,云龙兄是否已调离第二战区的战斗序列?以云龙兄之胆识,总不会擅自脱离战场吧?”

楚云飞哈哈一笑,话里有话。

“楚老板别拿兄弟开心啦,俗话说,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楚老板是委员长的学生,阎长官的高足

,哪边的光都沾着。一个团五千多号人,损失多少补充多少,枪弹粮饱足足的。”

李云龙打着哈哈,“有人说中央军是大妈养的,晋绥军是小妈养的,八路军是后妈养的。楚老板是大妈小妈都宠着,兄弟我可比不了,起初后妈还给口饭吃,枪弹粮的虽说少点儿,好歹还有。

后妈虽说不亲,也算有妈的名分,后来连后妈都不认咱了,咱成了没娘的孩子,也只好出门要饭啦。

楚老板有面子,抽空跟咱妈说说,别管亲的后的,都是妈的孩子,你们吃肉咱不跟着喝点儿汤,委员长是在供给方面卡八路军的脖子。”

李云龙这一番话,把林逸与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都逗乐了。

楚云飞有些哭笑不得,道:“云龙兄,国难当头,你我都是军人,理当为国家效命疆场,楚某不愿介入党派之争,只愿民族之独立自由,只要云龙兄打鬼子,便是楚某的朋友。上面的事我管不了,但云龙兄如有困难,只管开口,枪弹粮饷由我解决。”

说到最后,楚云飞很是真诚,让李云龙与林逸,以及直播间内的观众与粉丝们,都高看了这位国—民—党的将领一眼。

李云龙也不打哈哈了,双手抱拳道:“楚兄美意,兄弟心领了,八路军不靠政府接济也能生存,求天求地不如求自己,没有枪弹粮饷我从鬼子手里抢,鬼子有什么我就有什么。”

楚云飞竖起大拇指,“大丈夫顶天立地,楚某佩服。云龙兄,听说‘聚仙楼’厨子手艺不错,楚某略备水酒,老兄务必赏光。”

李云龙笑道:“楚兄是借花献佛了,我听说今天是日本宪兵队长,平田一郎过生日,把‘聚仙楼’包了,莫非楚兄请客舍不得掏钱?”

楚云飞笑道:“小鬼子的饭不吃白不吃,云龙兄的情报很准嘛。”

“彼此,彼此,恭敬不如从命,到嘴边的肉能不吃吗?”李云龙哈哈大笑。

旋即,林逸与李云龙离开了茶馆,不久,楚云飞与孙铭也纷纷离开。

大家分头来到了“聚仙楼。”

日本宪兵队长平田一郎,是个比较好客的人,为了今天的生日,他提前两天包下了聚仙楼,城里有头有脸的名流、日国军官、皇协军军官都收到了请帖。

饭馆的大门口放着一张桌子,宾客既然来祝寿就没有空手来的,礼品已堆满了一桌子,一个管事的,把送礼人的姓名用毛笔写在一张红纸上。

楚云飞和孙铭也买了些礼品,按规矩留下姓名,两人不显山不露水,找了个靠墙角的桌子坐下,同桌的伪军军官们之间也有不认识的,见他们坐下便都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李云龙本来也想买些礼品糊弄一下,可他突然发现,自己除了几张边区票,一分钱也没有。

他和林逸商量了一下,林逸表示虽然有钱,却不愿意给小鬼子送礼。

两人直接进了聚仙楼的大门,管事的迎过来准备接礼品,见两人空着手就有些不高兴,心说这两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白吃白喝来了。

见他俩长衫礼帽,腰里揣着盒子炮,便认定他们是便衣队的,准备一会儿向平田一郎告状。

桌子上摆满了冷荤类的下酒菜,热菜还没上来。

平田一郎站起来要寒喧几句,他一点儿中文也不会说,只能通过翻译官译成中文,大致的意思是欢迎光临,中日亲善之类的客套话,大家都伸长脖子听着,等着他说完再吃饭。

但平田一郎很快就不说话了,他的眼睛死死盯住坐在墙角那张桌子上的一个人,这个人怎么已经狼吞虎咽地吃上了?

而且吃相极难看,嘴巴还发出咂咂的声音,一点儿教养也没有。

这人正是李云龙。

林逸就坐在一旁看着,他对吃的没那么多讲究,系统物品栏的空间里,有着各种各样的食品、零食之类,而且空间自带保鲜功能,放进去的时候什么样,拿出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他正乐呵呵的看着老李,老李平时就喜欢吃油炸花生米,正用筷子夹起花生米,飞快地一粒一粒送到嘴里。吃到兴起,直接把盘子挪到自己跟前,以便吃得方便些。

林逸看了一会儿,笑着道:“你看看你这吃相,这是宴会,都是体面人,你也不怕丢人?”

老李吃着花生米,嘿嘿一笑,“什么吃相不吃相的,吃饱了才是真的!”

说着,又掰下一只烧鸡的大腿啃了起来。

这时,屋子里变得静悄悄的,所有的日本军官和伪军军官,都被李云龙的动静吸引了,都感到莫名其妙,这么嘴馋和缺教养的人还真挺少见的。

一个年轻的日本少尉有些火了,他怒视着李云龙,从牙缝里恶狠狠地挤出一句话:“八嘎!”

老李虽然不懂日语,却也知道这是骂人的话,当即回骂道:“他娘的,你狗—日的骂谁?”(未完待续。)

郑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惠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四平白斑疯医院
郑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惠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